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假千金她是真大佬 > 377: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377: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没吹牛。”岑少卿单手握着方向盘,清隽的眉眼间染着几分冷,眼尾下方的小红痣徒增了几分妖冶感。
  
  叶灼懒得理他,打开手机,登录pl网站。
  
  pl是国际最大的催眠师排行网站。
  
  目前,排行第一的催眠师是九洲。
  
  九洲是网站最神秘的催眠师。
  
  是个三无人员。
  
  正常的三无指得是,没房、没车、没钱。
  
  但九洲的三无指的是:无性别,无年龄,无国籍。
  
  整个pl网站,谁都没有见过九洲。
  
  看到这里,叶灼微微挑眉。
  
  这个九洲有点意思。
  
  其实叶灼对催眠也有几分兴趣,可惜,自己无法给自己催眠。
  
  如若不然,她也没必要麻烦别人。
  
  “你知道九洲吗?”叶灼转眸看向岑少卿。
  
  “知道,”岑少卿目视前方,缓缓开口,“我就是。”
  
  “严肃点,我是认真的。”叶灼接着道:“我想利用催眠技术唤醒被封印的记忆。从催眠师排行榜来看,只有九洲最适合我的要求。”
  
  催眠术源于古希腊,至今已经有170年的历史,催眠术利用心理暗示手段让被催眠者进入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从而唤醒潜意识中的记忆。
  
  “我也很认真。”岑少卿微微回眸,看着叶灼,“我真的是九州。”
  
  叶灼没理他,点击进入九洲的资料页,试图能发现什么。
  
  可九洲的资料都是一片空白,哪怕是叶灼,也没发现什么可循之迹。
  
  岑少卿微微侧眸,就这么看着她,眼底氤氲着淡淡的笑意。
  
  另一边。
  
  喻家。
  
  喻子非在家休息了半个多月,这半个月里,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修养。
  
  田志芳看着喻子非的精神头一天比一天好,也非常开心,但一想到喻子非在火星上遇到的那些事,又害怕起来。
  
  喻子非是她唯一的儿子,无用论如何,她不能再经历一次那样的事情了。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田志芳端着补品来到喻子非的房间里。
  
  喻子非正坐在电脑前,看着助理发过来的文件。
  
  听见脚步声,喻子非回头,“妈。”
  
  田志芳道:“我炖了点营养品,你趁热喝了。”
  
  喻子非双手接过营养品,笑着道:“这段时间天天喝您炖的的营养品,再这样下去的话,我都要流鼻血了。”
  
  田志芳一天要敲好几次的门,每次敲门,都是给他送吃的。
  
  燕窝、鱼胶、人参......恨不得把天底下最有营养的东西全部搬到他面前。
  
  “哪有那么夸张,”田志芳道:“天天喝这些东西,也没见你胖一点。”
  
  喻子非属于偏瘦的体型,连喝了半个多月的补品。愣是没胖上半斤。
  
  “我天生就不是发胖的体制。”喻子非笑了笑,端起碗,将补品全部喝光。
  
  看着喻子非把补品喝光,田志芳这才满意,在心里斟酌着用词,接着道:“子非。”
  
  “嗯?”喻子非抬头看向田志芳。
  
  田志芳接着道:“妈想跟你商量件事。”
  
  “您说。”喻子非放下碗。
  
  田志芳看了眼喻子非,“子非,你退出绿洲项目计划吧。”
  
  退出绿洲计划?
  
  这怎么可能!
  
  喻子非既然选择了加入绿洲计划项目组,就不会轻言放弃。
  
  如果在这个时候选择退出的话,那他和叛徒又有什么区别?
  
  喻子非微微蹙眉,接着道:“妈,您不是说过,您会支持我的吗?”
  
  田志芳叹了口气,“火星那么危险,妈怕你......”她怕有一天,喻子非去了火星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说到这里,田志芳的眼睛有些红,梗着嗓子道:“子非,妈情愿你平凡一点,普通一点,也不愿意让你再去冒那个险。你知道你当时在火星消失的那五天里,妈是怎么挺过来的吗?”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留下的恐惧感和无力感依然在。
  
  多少次午夜梦回,田志芳依旧梦到了那个场面。
  
  梦里,喻子非在执行第二次任务的时候,就再也没回来。
  
  梦外,田志芳泪湿了枕巾。
  
  每一次醒来,田志芳都心惊胆战,恨不得马上让喻子非退出绿洲项目计划。
  
  喻子非一日不退出绿洲项目,田志芳就一日不得安宁。
  
  “妈,”喻子非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我明白您的心情,我可以向您保证,保证下一次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意外。”
  
  “这种事是你能保证的吗?”田志芳看着喻子非,“子非,妈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你觉得我和你爸还能活得下去吗?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得为我和你爸想想。“
  
  喻子非叹了口气,接着道:“妈,您应该知道,走出地球,奔向外太空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希望您和爸都能支持我,理解我。”
  
  喻子非从小就有个航天梦,一直很庆幸,长大之后,还能坚持小时候的梦想。
  
  能参与航母计划,登录火星,成为绿洲项目计划负责人,喻子非非常感激叶灼。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他不可能会一路走的这么顺畅!
  
  虽然在火星上遇到了危险,但他从来没有埋怨过谁,这一切不过是人生的必经之路而已。
  
  没有谁的人生道路是一帆风顺的。
  
  此时,田志芳让他退出绿洲项目,这怎么可能!
  
  喻子非也很不甘心。
  
  闻言,田志芳站起来,神情激动的道:“梦想?难道梦想比你的命,比我和你爸还重要吗?”
  
  “妈,您想的太极端了。”喻子非看着田志芳道:“不是每一次出任务都会遇到危险,这一次不过是个意外而已,您不能因为这一次意外,就否定......”
  
  “别说了,”田志芳直接打断了喻子非没有说完的话,“喻子非,你听好了,你要是不退出绿洲项目计划的话,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了!”
  
  身为母亲,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步一步的迈向深渊。
  
  她必须要即使阻止喻子非!
  
  “妈!”喻子非没想到,母亲会突然发难,更没想到,母亲会逼他退出绿洲项目。
  
  “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叶小姐,把事情说清楚,你要是不想说的话,我可以替你说。”田志芳道。
  
  喻子非微微蹙眉,“您一定要这样吗?”
  
  “是的!”田志芳道:“身为你的母亲,我必须要对你负责!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
  
  在田志芳看来,这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最重要的是,那里还是火星。
  
  如果喻子非在那上面出现什么问题的话,甚至连个全尸都无法保全。
  
  “妈,那不是送死!”喻子非接着道:“照您的意思,难道参加绿洲项目的人,都是在送死吗?”
  
  “别人的事情我管不着。但你是我儿子,所以,你的事情我必须管!”田志芳心意已决,接着道:“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叶小姐!”
  
  喻子非已经在火星上发生过一次事故,叶灼通情达理,她肯定不会为难喻子非的。
  
  “妈,您别逼我,我真的不想离开绿洲项目。”喻子非神色悲戚。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自己热爱的工作,喻子非根本无从选择,也难以选择。
  
  “你是不想要我这个妈了?”田志芳看着喻子非道。
  
  喻子非深吸一口气,没说话,
  
  砰。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喻子非抬头一看,是喻父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喻父,喻子非脸上的神色更加不好,开口道:“爸。”
  
  喻父点点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
  
  不用想都知道,这件事情,喻父肯定跟田志芳站在一边。
  
  喻父肯定会跟田志芳一起逼迫他离开绿洲项目。
  
  一个母亲喻子非都有些难以应付,更何况,又来了个父亲!
  
  现在怎么办?
  
  喻子非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田志芳看到喻父进来,心里的底气更足,“他爸,你来了正好,你问问他,是选择那要命的梦想,还是选择我们!”
  
  闻言,喻父蹙了蹙眉,“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听不懂?”
  
  “事这样的......”田志芳把前因后果说给喻父听。
  
  听完整件事的过程,喻父脸色更显阴沉。
  
  喻子非叹息一声,有些艰难的开口,“爸,我......”
  
  “别说了,”喻父抬手,制止喻子非接下来的话,接着道:“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
  
  田志芳道:“子非,现在你爸你来了,你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要我和你爸,还是要你的梦想,我告诉你,今天这件事必须得做一个了断!”
  
  喻父接着道:“子非,爸懂你,也知道你从小就有个航天梦。爸理解你,也支持你。”
  
  闻言,喻子非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父亲说了什么?
  
  支持他?
  
  理解他?
  
  他真的没有听听错?
  
  田志芳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喻父!
  
  “爸?”喻子非惊喜的看着喻父,“您、您是说真的?”
  
  喻父点点头,笑着道:“子非,放心去追梦吧!我和你妈都是最坚强的后盾,我们绝对不拖你的后腿!”
  
  “老喻!你说什么呢!你疯了吗?”田志芳愤怒的开口,“你知不知道火星上有多危险!子非是我们唯一的儿子!”
  
  这次如果不是喻子非幸运的话,他已经丧身火星了!
  
  下一次呢?
  
  如果要是不幸运的话,这次他们见到的就不是喻子非了,而是喻子非的遗骸。
  
  火星就是个吃人的地方,说不定连遗憾都没有。
  
  无论如何,田志芳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遍!
  
  喻父很冷静的看向田志芳,“危险?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不危险的?消防员不危险吗?保卫人民安全的人民警察不危险吗?驻守祖国边境的战士不危险吗?为科学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危险吗?他们哪一个不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他们谁不是父母手中的宝贝?可他们因此退后了吗?我们祖国若是没有这些人的存在,会有安宁的今天吗?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危险,而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喻父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落地有声。
  
  闻言,田志芳直接就愣住了,热泪滚滚,梗咽着嗓子,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喻父看着田志芳,接着道:“志芳,咱们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祖国人民的子女保卫我们,我们的儿子,也应该负重前行,给他们开拓一个全新的家园。如果人人都跟你一样的想法,觉得自己的本职工作有危险就选择退出的话,那这个世界不就乱套了吗?”
  
  虽然喻子非不是警察、也不是消防员、更不是保卫边疆的战士,但喻子非是一名科研人员。
  
  科研人员的使命就是造福人类,为人类创建美好家园!
  
  所以,喻父支持喻子非!
  
  见田志芳半天不说话,喻父接着道:“志芳,在岑氏基地工作的人不止是咱们的儿子,还有其他人,包括岑五爷和叶小姐在内,他们谁也不比子非安全多少!可他们退缩了吗?”
  
  没有!
  
  他们不但没有退缩,反而迎难而上,越挫越勇!
  
  喻子非看着父亲,眼底全是震惊的神色。
  
  他实在是没想到,平日里连一毛钱都要跟别人斤斤计较的人,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他也从来都不知道,父亲的格局如此之大!
  
  这个学历仅仅只有初中的男人,第一次让喻子非敬佩。
  
  有时候格局这种东西,并不是学历决定的。
  
  学历高的人不一定会有喻父这样的思想觉悟。
  
  反之,学历低的人,有时候更能为维护人民利益牺牲。
  
  田志芳就这么看着喻父,身体有些颤抖。
  
  喻父的这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从宏光角度出发她确实太自私了,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出发,她只是爱自己的儿子而已。
  
  她不想失去儿子。
  
  她这是自私吗?
  
  一个母亲最大的痛苦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跟丧子之痛比起来,自私点又算得上什么呢?
  
  她这不是自私,这是一个母亲的正常反应。
  
  喻父走过来,伸出双手,拥抱着田志芳,“志芳,尊重子非的选择吧,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要为人民负重前行。”
  
  田志芳哽咽出声,悲戚至极。
  
  喻父拍了拍田志芳的背部,抬头看向喻子非,给了喻子非一个安心的眼神。
  
  父子俩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此时无声胜有声。
  
  田志芳的情绪被喻父安抚好,走到喻子非面前,沙哑着嗓子道:“子非,你要去追梦,妈不拦着你,但你要答应妈一件事。”
  
  喻子非看着田志芳道:“您说。”
  
  田志芳看着喻子非,“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想着我和你爸!我和你爸永远在家里等着你回来。”
  
  “嗯。”喻子非点点头,“您放心,我会的。”
  
  田志芳深吸一口气,拿起一旁的空碗,“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转身之时,喻父拍了拍喻子非的肩膀。
  
  看着父母离去的背影,喻子非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
  
  一个小时后。
  
  喻父只身一人来到喻子非的房里。
  
  “子非。”
  
  “爸。”喻子非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喻父笑着道:“你妈那里我都已经安抚好了,你不用担心。”
  
  “爸,谢谢您。”此时,除了说谢谢之外,喻子非已经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语言。
  
  “咱们父子之间说这个干什么,”喻父走上前几步,接着道:“子非啊,跟着叶小姐好好干,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爸爸都不会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爸爸也希望,你不要给自己人生留下遗憾。”
  
  喻父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当上兵。
  
  当年,喻子非的奶奶以死相逼不让他参加。
  
  后来,看着昔日的好友当上了大军官,喻父也只有羡慕的份。
  
  除了羡慕之外,其实更多的是后悔。
  
  如果当时,他在勇敢一点,果断一点,或者谁站出来为他说上一句话的话,或许就能扭转乾坤。
  
  可惜。
  
  没有。
  
  错过征兵之后,喻父每一天都在后悔。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后悔药。
  
  如今,他不能再让自己的儿子走上他的老路。
  
  “嗯,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喻子非道。
  
  喻父点点头,站起来道:“行,那就这样!你忙吧,我走了!”
  
  喻子非送喻父出去。
  
  往前走了几步,似是想到了什么,喻父再度折回来,接着道:“子非。”
  
  “怎么了?”喻子非问道。
  
  喻父接着道:“你跟章盼娣分手也有些日子了,你妈让我来问问你,你......”
  
  喻子非笑着道:“我妈是不是想问,我现在有没有交新女朋友?”
  
  “对。”喻父点点头。
  
  喻子非道:“暂时还没有。”他工作太忙了,加上科室也没几个女性,所以一直没什么进展。
  
  最关键的是,他跟章盼娣分手才不到一年,也没法迅速的进入下一段感情生活。
  
  喻父接着道:“你妈说要她之前同事的女儿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女方刚从国外留学回来。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下?”
  
  “行。”喻子非点点头。
  
  他刚刚才拒绝田志芳退出绿洲项目的事情,要是再拒绝相亲的话,田志芳肯定会非常生气!
  
  这个时候,喻子非就算再不想相亲,也只能点头同意。
  
  见他点头,喻父笑着道:“这就对了嘛!你早点说个对像,生个孩子给你妈带带,你妈也就不会整天操心你了!”
  
  “嗯。”喻子非继续点头。
  
  喻父叹了口气,接着道:“要怪只能怪章盼娣跟你没缘。这次叶小姐给你放了三个月的假,要是你跟章盼娣没分手的话,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时间,你们把婚礼给举行了!”
  
  正常婚假只有半个月。
  
  三个月可以干很多事情了!
  
  可惜,章盼娣格局太小,目光短浅。
  
  喻子非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相亲的事情安排在哪天,我提前把时间空出来。”
  
  虽然现在是休息时间,可喻子非依旧每天都要处理文件,跟助理进行云视频。
  
  “我去问问你妈。”喻父道。
  
  “好。”
  
  喻父回到房里,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田志芳。
  
  闻言,田志芳惊讶的道:“真的?子非真的答应了?”要知道,此前田志芳也跟的喻子非提起过这件事,但喻子非都拒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