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九零:新时代 > 走开

走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散伙了!"这三个字带着如刀刃般的决绝。
  
  彭平安一愣,要是普通人自然会说对不起,说错了话,可他不同,眼中顿时冒出光芒,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那……那你现在就住在你姐姐家里?"
  
  "嗯!"
  
  "我知道了,你等几天。!"
  
  说完,没等陈秀芬赶人,自个儿一溜烟跑了,留下一脸狐疑的陈秀芬,为什么要等几天?等几天要干啥?
  
  等出门的时候,彭平安的背影已经离的老远了,陈秀芬却依靠在墙角望着远处,直到人影完全消失不见,她才抬手摸了摸眼角,原来,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
  
  这一生错过的,一辈子也就错过了,有些事儿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抬头看天,眼泪顺着眼角流入耳蜗,如果能回去,那一定是准备嫁给他的那天晚上。
  
  ……
  
  在家安心待了三四天,朱文路打了两次电话催促签合约的事情,陈双不得不又开始忙碌起来。
  
  早上去了凤城,晌午还在那家茶楼两人商议了协议,临着签协议的时候,朱文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
  
  "你必须得确保年底之前菜市场正式经营并且走上正轨!"
  
  这一条单独列出了一项条款,陈双浅笑:"这个没问题!"
  
  见陈双答应的十分轻松,朱文路也放下心来,当时就签了字。
  
  陈双签完字之后,当时就给了钱,看着朱文路瞅着那薄薄的三万块,他一脸肉疼的闷声摇头。
  
  他确实在考虑拖延时间期间找过其他供应商,可没想到,除了卖肉的供应商愿意供货外,蔬菜算是整个儿被陈双垄断了凤城的市场。
  
  一来是因为成本高,买菜的价格也就比陈双的菜市场高了,陈双的菜价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凤城最便宜的进价。
  
  二来,就算前者都不存在,那么,哪个菜贩愿意在他那冷清没人的菜市场租摊位做生意呢?
  
  他还抽空去过翠竹花园的菜市场,那人流量和摊贩相比之下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菜市场的摊位全都爆满,可还是有人往里挤,不少菜贩都被临时安排在了"临时区域",铺个蛇皮口袋就能做生意。
  
  可见菜市场的人流量有多大!
  
  陈双拿着一份合同起身笑着说:"谢谢朱老板,这次真是真心实意的谢谢你的成全,如果这次管理得当,我希望以后还能跟朱老板合作!"
  
  朱老板一脸肉疼,可还是挤出了笑容说道:"哎,我这个岁数都算是老一辈的人了,还是趁早收拾收拾铺盖,给你们这年轻一辈腾地方啊!"
  
  "朱老板说笑了,虽然老一辈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可没有长辈的前车之鉴,我们这后生也没有经验,就算有再多的才华也都没有用武之地不是!"
  
  陈双说的很谦虚,这让朱老板对于这次的损失性投资感觉心里头好受了不少。
  
  这丫头,得了便宜卖乖不说,说起话来句句叫人心里头舒坦,精明,精明的很啊!
  
  朱老板扬天一笑十分爽朗,心里却暗自赞叹。
  
  今天,对于陈双来说算是满载而归,只是刚走出茶楼和朱老板分别之后,陈双想起了一件事,前几天调查那陌生落水死者的身份,到现在也没有结果。
  
  陈双当时没有留公家单位小吴的电话,只能打给孟县长,给他添点儿麻烦了。
  
  孟县长一接电话听到是陈双的声音就笑着说:"我马上给你问问!"
  
  随后,陈双没等到孟县长的电话,倒是等到了一串陌生号码,一接电话,那头声称是小吴:
  
  "陈双同志,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那死者身份是查到了,是陆家屯的人!"
  
  陆家屯,陈双那次回去,孙二杰开车,车上就有陆家屯的人,她记得当时下车时候的那个路口。
  
  陆家屯不属于青阳县,但是却同属于凤城市,在凤城到青阳路段中间的一处山村。
  
  按照小吴电话里的消息,这人是陆家屯的住户,家里上头有老下有小,死者排行老大,底下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
  
  因为早年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上了两年小学就不读书了,就跟着干活供弟弟妹妹上学,后来长大了些,弟弟考上了凤城第一高中,算是凤城市的一所名牌高中了。
  
  他就去倒货做生意了,卖的都是小孩子玩的玩意,还有一毛钱两包的玫瑰丝(其实就是玫瑰花味道的萝卜丝儿),还卖一些棒棒糖,牛奶糖,还有拉扭儿,还有什么天鹅蛋,当然,这只是一毛钱两袋儿的小糖豆。
  
  至于怎么被洪水冲进河里淹死的,经过调查,这人是背着一麻袋的玩意儿刚从凤城小学门口收摊儿后返回老家的途中遇难的。
  
  "可他身上怎么会有我的照片?"陈双还是纠结这个问题,他对死者确实没多大兴趣,能听小吴说这么多,那是对他工作认真的一种尊重。
  
  "这个……"小吴挠挠头,他也不知道。
  
  "我要见见他的家人!"陈双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么久了,距离洪灾都过去个把月了,有可能人真的都已经没了,尸体都沉入河底,可是,陈双就是想知道,没有理由的想知道。
  
  小吴沉吟了少许这才问陈双在哪儿。
  
  "我到陆家屯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陈双没有说自己具体位置,拿着手机已经朝着凤城市的郊区走去。
  
  拦了一辆出租车下了凤凰河的吊桥,直接拐进陆家屯,停在村口,陈双给了钱就下了车。
  
  一路顺着唯一的进村小路往里走,陆家屯的生活状况因为这次洪灾上级拨款的原因,家家户户差不多都盖了瓦房。
  
  和小吴约好的地方就是这陆家屯的村口,等了大概半个多钟头儿,小吴坐在警用摩托车的后座上,随同来的是当地公家的人。
  
  离着老远,小吴就下了车小跑着来到陈双的面前,他跟公家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说马上到。
  
  "不好意思陈双同志,我这,来晚了让你等了很久吧!"
  
  见小吴热得解开领口的口子,一边擦着汗说道。
  
  寒暄了两句,小吴带着陈双往村子里头走去,陆家屯的乡亲们现在也都习惯看到公家的人了,因为之前那具尸体的事儿,公家来过好几趟了。
  
  到了这户人家门口,小吴指了指说就是这家,陆家的宅子。
  
  陈双还没进门就听见里头传来一位妇女的咆哮:"早干啥去了?人都死了化成灰了,你们还来干啥子?有完没完了?"
  
  陈双伸头往院子里一看,一位四十多岁留着齐耳短发的女人一脸凶悍的指着公家的人就骂。
  
  "嫂子,我是咱们地域派出所的民警,我很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是您必须得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公家小伙子摘下帽子当扇子用,使劲的往自己脸上扇风,一脸客气的说道。
  
  "配合什么配合?人都死了,还有啥好说的?要是有啥子问题,回去找把刀抹脖子下去问他去吧!"
  
  女人根本不给留情面,一边骂一边往外推搡,愣是把一大小伙子给推到了门外,还差点被门槛儿给绊倒,反手就要甩上房门,陈双一把撑住大门就是不让她关。
  
  "这位姨,您就行行好,我就问你一个事儿,绝对不耽误你太长时间!"
  
  刚才在半道儿上从小吴那儿了解了一些这陆家的情况,老大叫陆同心,老二叫陆同顺,老三是个女的叫陆同蕊,死的人正好是陆同心,这个为弟弟妹妹放弃学业挣钱攻读他们读书的老大。
  
  而眼前这个女人正是陆同心的媳妇儿。
  
  "有啥子事儿,就在这儿说!"这女人看上去有性子,不像是那种性质柔软的家庭主妇,说话干净利索。
  
  说着,双手环抱眼睛冰冷的看着陈双,丝毫没有避让。
  
  陈双拿过照片指着问她:"实不相瞒,这事情有点乱,先说好,我可不认识陆叔叔,可是他身上却有我的照片,我想问……"
  
  女人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陈双手里的照片,双指抽了过去,看了一眼又递给了陈双:
  
  "你问俺,俺也不知道,没见过这张照片,也没见过俺家男人拿过这张照片,还是那句话,要想查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儿,回去抹脖子下去找俺男人亲口问问去!"
  
  陈双一愣,这女人说话也太毒辣了点儿吧,可是,看她的模样也不像是撒谎,要是发现自己的男人揣着人家姑娘的大照片,至少得问问,说不定还一顿吵闹。
  
  会不会有可能是陆同心回来的路上根本没到家就遇难了呢?
  
  想到这里,陈双虽然只是猜测,可是,现在不猜测又有什么办法能解释这奇怪的事儿呢?
  
  女人的话说的太过恶毒,惹得公家人和小吴都怵得慌。
  
  "那……那您知道当时陆叔叔出事儿的那天,是打哪条路从凤城赶回家的吗?"
  
  陈双还是问了,因为除了这个女人她几乎没有其他的任何线头儿可以捋了。
  
  女人有些不耐烦的蹙眉,上下打量陈双,似乎在说,有完没完?:
  
  "俺咋知道,人都没到家就死在外头了,平时俺家男人出摊子的地方也就凤城小学门口,生意不好了,就会挪地儿,我哪里知道他那天去哪个学校门口出摊子去了啊!"
  
  说完,女人似乎实在是不耐烦了,转身进屋,咣当一声院子的木门被甩上,而且里头明显还上了横木。
  
  小吴和陈双对视了一眼,公家人清了清嗓子说:"这个案子本来都结案了,在加上人家现在男人死了,难免心里头不舒服,也是能理解的!"
  
  随后,返回的路上,公家单位的人说,根据调查,当天陆同心确实去过凤城小学门口出摊子,那边一位卖烧饼的大妈见过他,但是因为雨太大,小学提前放学,他就挪地方了。
  
  "可能是想多挣点儿钱,就去了陆家屯十里外的一所林业小学,至于他是从林业小学回来的路上遇难,还是去林业小学的途中遇难的,以为死亡时间太长,无法精确到位,推断不出来!"
  
  听到这里,陈双笑着说谢谢,这一次确实是她太麻烦人家了,大热天的还叫人家跑一趟,包括小吴,陈双心里感觉十分内疚。
  
  可能因为孟县长的那一层关系,小吴笑的很憨厚,一副很荣幸为你效劳的模样。
  
  回去的路上,陈双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找,距离洪灾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距离他出事儿也已经个把月了,他如果活着,他怎么可能不回来找她?
  
  就算不找她,他也得回家不是?回到家,他肯定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是不是这一切都只能成为一个谜?陈双看着手里的照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人都没了,查照片还有意义吗?
  
  随手,陈双将照片丢进了凤凰河,一切,就先这样吧,不然,能怎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